商讯

倔强的马博士,山林归来带药香

字号+作者: 来源:新尧网 2019-03-15 18:02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导语:守护华夏人民几千年的中医药文化,这些年来获得国家高度重视,今年春天,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就提出“支持中医药事业传承创新发展”。近期央'...

 导语:守护华夏人民几千年的中医药文化,这些年来获得国家高度重视,今年春天,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就提出“支持中医药事业传承创新发展”。近期央视热播剧《老中医》,中医翁泉海在上海滩率同仁抵制中医废止案、保护传承中医文化这一民族瑰宝的故事,也俘获了大批国人的心。中医药发展非一朝一夕,现在得天时地利人和,迎来了大发展的历史性机遇。越来越多的中医药文化的热爱者,在弘扬中医药文化、复兴中医药产业、推进中医药现代化并走向国际的道路上,奉献着他们的智慧与时间。

  多年之后,回望曾经深入的一座座山丘老林和踏足的高原平川,马宏亮的眼中依旧闪耀着动人的光芒。

  “我喜欢跟各种老药工交流种植经验,中草药是国之重宝,我们做中药农业研究的不能只在实验室摆弄瓶瓶罐罐,而是要经常下地走动,跟土壤、跟植物、跟老药农打交道。”这名来自中智药业中药资源开发与利用研究中心的博士说,“我热爱这份工作!”

  因为这份热爱和倔强,现在以及未来,他会一次又一次深入山林。

  马博指导农户筛选山药种根


      马博在石斛基地观察石斛长势

  上山入林,要在最好的土壤种出最好的药

  5年前,当马宏亮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走出实验室进入深山时,传承了几千年的传统医药(中医中药)正面临着如何整合中药资源、增进中医药认同、推进中医药产业发展的困境,作为一名年轻的中药科研博士,他决心为中医药发展尽一份责任,他要在最好的土壤种出最好的药。

  “中药生态种植”,是他一经提起就双眼放光的词语。他说:“中药生态种植技术最早是中国工程院黄璐琦院士及中国中医科学院郭兰萍研究员提出的。生态种植不只是自然环境优良及施用有机肥,而且可以增加物种的多样性让作物间发生病虫害的机率减少,减少化用药品的使用,有利于保护生态环境。”

  马博到云南昭通调研天麻精准扶贫工作

  追根溯源,他对土地和植物生态的这份执着,或许源于儿时馒头味道的记忆。

  小时候,一放学就往田里跑,帮父母干活,从播种到施肥、拔草、采摘等。他记得当时的肥料用的是柴火灰或家禽粪便,从不使用除草剂或除虫剂,小麦磨出的面粉做成馒头,那种香甜让他终身难忘。正是这种对原生态食材的味觉记忆,让他读博后明确了一生致力于生态种植研究的目标。

  为了这一目标,5年来,除了实验室,他将更多的时间用于野外:穿梭在深山老林中,只为寻找最优质的土壤;与各式各样的药农打交道,为了种出好的中药材。

  长路险阻,但我对中药爱得深沉

  药材讲求道地性,各类药材道地产区遍布全国,马宏亮已数不清多少个日子是在路上……常年奔波没有让他感到疲惫和乏味,反而体会到了人生百味。

  马博坐普通火车到甘肃黄芪生态基地途中

  有一次去甘肃考察党参、黄芪种植基地,他与几名当地的同伴,坐汽车驶向海拔2000多米的山地。前两天刚下过雨,沆沆洼洼的路面积水严重,车在又窄又急的道路上时不时甩起一些泥浆砸在车窗上,左侧深渊,右侧随时会发生的泥石流。危险之路让人脊背发凉,大家也只能用闲聊来缓解紧张。突然,车轮陷入泥潭,打滑再也出不来。无奈,一行人只得下车,跋涉一个多小时,终抵目的地。

  “为什么我的眼中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艾青的这句诗在此之后,常常出现在他脑海。此诗此情,亦可形容他“寻路问药”之心——为什么我在荒野老林苦苦追寻,因为我对中药爱得深沉。

  正是这份热爱与坚持,5年来,在他与团队的努力下,他在全国成功建设了20多个草晶华中药生态种植基地,生态种植了鱼腥草、丹参、党参、黄芪、当归等20多个中药品种。

  马博到新疆肉苁蓉基地考察

  不忘初心,中药研究无止境

  多年来,“中医毁于中药”之声不绝于耳;事实上,中药困境影响中医发展却并非耸人听闻,其中包括中药重金属超标及农药污染、野生药材稀缺等。许多热爱中医药、有志于推动中医药发展的人,一直在努力着打破困境。马宏亮就是如此:大学专修农业,大三放弃了科研更成熟、经济效益更好的烟草,转向中药农业的研究,越深入越热爱,之后从研究生到博士,一点一滴,为之后建设中药生态基地进行着知识储备。

  “中药农业的研究体系不像传统的农作物那么成熟,我想做的就是去建立一套完整的系统标准,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去深入,再根据实践不停的完善。”他说。

  “诸药所生,皆有境界。”生态环境直接影响药材的品质。要在广阔的土地上找到一处合适的自然环境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深入深山老林是常事,除了要遵循药材的道地性,还要对当地的水源和土壤进行实验分析,以保证符合生态种植的标准。

  建设鱼腥草生态基地的过程中,他就遇到了重重障碍。鱼腥草容易吸附土壤中的重金属,天性喜欢湿润的环境。为了找到合适的土壤,马宏亮带着团队跑遍鱼腥草主产区,考察四川、云南、贵州、广西等地,取回来的样品经检测发现,重金属含量均超标。

  大半年的考察研究终无成果,心里开始有点焦虑。

  马博在河南冬凌草产区采集土壤样本

  但这并没有让他停止探索,当他再次走进广西时,偶然遇到一名鱼腥草个体种植户,其种植的鱼腥草周边良好的自然环境让他很感兴趣,对土壤及水源等环境因子取样检测发现,这里重金属镉、农残等都符合良好生态环境要求。“我们对土壤和水源的要求必须要达到国家二级标准以上,这个地方种出的鱼腥草重金属含量远低于规定标准,而且还符合要求更高的食品标准。”

  找到合适的种植地,对马宏亮来说,就是一种成就。

  但是,这只是第一步。“中药研究无止境,要不忘初心!”他说。

  马博在鱼腥草田间科研试验田播种

  倔强严苛,高标准才能生产高质量的药材

  弘扬中医药文化,不是空话,体现在点滴细节中。“老祖宗传下来的方法,总是有道理的,这也是我们经过很多实验对比得出的结论。比如说党参采收后,通常需要用手揉搓3-4次,一般三四成干时揉搓一遍,搓后再晒,反复3-4次。经过这道工序药效才能出来,那我们就必须严格按这种方式加工。现在有人贪图方便,直接用机器加工,但经过实验检测对比,确认还是传统道地的加工方式药效更好。”

  马宏亮与他的同行们,在继承中医药文化的基础上,也在可控范围内追求创新。丹参的加工,一般都是采挖后直接晒干,业内称其为“万年脏”,因为丹参的有效成分丹参酮ⅡA经日晒和水洗后,容易流失。因此,对卫生干净与丹参酮ⅡA含量合格很难同时兼顾。倔强的马宏亮,在尝试了很多不同的加工方法,走过很多弯路,终于找到了先进的产地加工法,不仅能清洗药材表面的泥土,还能保证丹参酮ⅡA最大程度的保留下来,使得丹参的品质有了更高的提升。

  药典的标准只是合格的起点,虽然2015版药典标准不再对丹参酮ⅡA含量作出要求,但企业目前在执行2015版药典标准的同时,还在高标准地要求丹参酮ⅡA的含量,只有更高的标准,才能产出高质量的药材。

  马博在田间观察记录罗汉果长势


马博在观察天麻授粉情况

  践行使命,以破壁中药护佑更多人的健康

  2014年,马宏亮进入中智药业。进入企业前,他的内心多少有些忐忑,他不知道在建设生态种植基地的理念上跟企业是否一致,以生态种植标准种出的药材价格远高于普通药材,很多企业不愿意增加投入成本,若方向理念不一致,在基地建设上就形同虚设,不仅自己的才干发挥不出,也不能为行业带来一点改变。

  “我很幸运,企业的理念跟我高度一致。记得在做鱼腥草生态种植基地时,我看好的那个种植户,盘子小,大规模种植经验也不足,无法为企业提供大量的药材。”马宏亮说,为了让合作顺利开展他彻夜难眠,“我考虑了很久,跟企业提出以资金扶持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一方面可以对种植户实行精准扶贫,另一方面在基地建设上能促进大家共同成长。”

  对他的提议,有同事担忧投入过大,日后管理成问题。但良好的土地环境以及种植户的诚实肯干,让马宏亮觉得这是个很好的机会,可以系统性地建设一个中药生态种植示范基地,大大提高药材品质。他坚持自己的意见并将方案向中智药业董事长提报,没想到一拍即合,随后展开建设。企业对生态种植的支持,让他对中药材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基地建设不是为了追求利润,而是为了给工业提供优质的原材料。中药工业、中药商业和中药农业是紧密相连的,工业必须带头去构建完整的生态圈,开发出好的产品去帮助有需要的人,企业也能有所收益,再反哺到中药农业建设上,这样才能形成全产业链良好的循环发展。我很庆幸进入以‘弘扬中医药文化 复兴中医药产业’为使命的中智药业,我和我的同仁,都是这一使命的践行者,我们做的,就是以新一代中药草晶华破壁草本去护佑越来越多人的生命健康!”

  说这句话时,倔强的马博士目视前方,眼神犀利。

1、本网站为服务于中国中小企业的公益性政府网站,因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来邮来电告知,本站将立即改正。2、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本站编辑修改或补充。 热线电话:010-86398075(工作日9:00-18:00) 邮箱:guoy@qiye.gov.cn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